蘇淺生

挑食雙標人,有精神潔癖,記得看置頂
頭貼繪師:Mounds.|封面繪師:蓬

诡秘|红蒙|如愿以偿


  阿蒙生日快乐!阿蒙的得偿所愿特辑(2/4)

  下一篇GMT+8 19:30(大概吧)



  Summary: 时之天使认为寿星要求礼物是件非常合理的事。

  Notes: 第三纪捏造/我流红蒙/小乌鸦生日快乐!




  推开自己寝殿大门的瞬间,梅迪奇那由战场生死之际培养出的直觉便在祂的体内大声鼓噪,提醒梅迪奇寝殿里有些不对。

  梅迪奇解开脑后原先束得好好的红发,高马尾在祂身后披落成一片血瀑;而随着祂放下手,非战时期的宽大衣袍外燃起炽白火苗,化作战争天使标志性的红黑盔甲,包覆住主人的精壮躯体,剩余的星火则拉长身体变成几只火鸦,在梅迪奇的身旁盘旋警戒。

  虽说这里属于造物主神殿的领域,不洁之物在越界的瞬间就会被灿阳燃尽,但就算谨慎面对可能只是白忙一场,还是比大意忽略却失去一切好——梅迪奇原本是如此想的。只是当祂迈开几步,发现寝殿内唯一且再明显不过——简直是怕祂没有发现一般——的异状,是自己床榻上那团鼓起的被褥时,祂几乎是立刻就判断出一切的不对劲来自于谁。

  毕竟祂跟某顽劣的天使之王交手这么多年,也确实培养出某种接近战场上直觉的东西——梅迪奇愿称它为乌鸦袭击警报。如今这警报正震天作响,吵得祂身周的焰苗都跟着忽明忽灭。

  梅迪奇手提长剑,调整方向,直接朝床旁走去。喀、喀、喀。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十分响亮。即使知道周遭肯定充满着时之虫,自己的动作瞒不过那双黑眸,但梅迪奇仍是硬要将步伐踩出声响,向棉被里窝藏着的小东西宣战,让祂知道自己正在逼近。

  当梅迪奇来到床边、停下脚步时,祂伸出空着的手,以最粗鲁的动作把被子掀开,露出其中不请自来的神之幼子。黑发的神子抬起头来,对着“找到”祂的战争天使,漾起看来人畜无害的笑。

  祂望了眼梅迪奇和从祂身后飞过的火鸦,发出几声感叹,水晶镜片下的黑色眸子看起来满是嘲弄,接着开口:“阵仗这么大,把我当敌人了?喔梅迪奇,我好伤心,你得补偿我。”

  在阿蒙那头乱糟糟的黑发撞进视野时,梅迪奇残余的戒备就像是被阿蒙给窃走一般地彻底消失,而在听完阿蒙故意想恶心祂的装可怜话语后,祂很不客气地“啧”了一声,松开手让棉被下坠重新将阿蒙埋起,再甩甩拿着红宝石长剑的手,让宝剑四散成白色焰流,回归自己身体。

  最后一丝白焰流入掌心时,悉悉簌簌的声响自那团蠕动的棉被堆传来,一声夹杂不满情绪的咕哝也跟着飘进梅迪奇耳里。红发的天使之王侧过头,用鄙睨眼神扫过从棉被中探出头的黑发神子,语带不屑地直问:“小乌鸦,你来又想干嘛?”

  “战无不胜的战争天使会想不出我前来‘拜访’你的原因吗?”阿蒙回嘴,得到梅迪奇的冷笑。而早就习惯梅迪奇这般作风的阿蒙,把肩上雪白色的被褥抖落,祂那副相对梅迪奇而言小上许多的光裸肩膀露了出来,更不用说其下的大片肉色。至于祂喜穿的宽大黑袍,如今则要掉不掉地披在祂的后背上,时天使的意图今日是难得地一目了然——只是战争天使并不领情,以眼神要求时天使给出言语上的解释,而时天使清楚战争天使是刻意为之,想逼着祂说出些祂往后不会想承认的话语。

  于是目前外貌停在人类少年型态的神之幼子抬起头,眨眨眼,摆出与人类一样的少年脾性,理直气壮地对祂的名义上的监护者、各方面的导师暨本质上的床伴道:“今天是我生日啊。”

  梅迪奇在内心翻了翻日历,确认阿蒙所言非假后发出敷衍的“喔”声。虽然祂脸上仍是一副想制作炭烤时之虫的不耐,但祂双唇开阖,吐出的却不是讥讽,而是挟着诱导意味的追问:“所以?”

  一脸无所谓的时天使呵呵地笑了下,顺理成章地道:“我的礼物呢?”

  随着梅迪奇的一声响指,火鸦振翅飞往阿蒙头上。只是那些想点燃阿蒙头发的焰苗在成功落下之前,就随着单片眼镜上闪过的流光一同消失。见火鸦给予的“礼物”被阿蒙无情拒绝,梅迪奇嗤笑道:“你好歹也是个天生神话生物,学人类过生日有甚么意义?”

  阿蒙神态倨傲:“有没有意义我说了算。”

  梅迪奇又瞥了眼坚持己见的阿蒙,抬起手轻轻挥动几下,让火鸦们检查寝殿里有没有漏网的时之虫——除去床上的本体以外——然后在胸前交叉起双臂,开始祂的下一轮嘲讽:“这是你两百年来第一次说要礼物,你越活越回去了?像个人类小鬼,整日无理取闹……是你成天乱吃非凡特性惹得或,让你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权柄?”

  “不就是要个礼物而已,梅迪奇你话怎么这么多?”阿蒙神情不屑,黑袍又下滑些许,少年的纤细躯体要露不露地掉进梅迪奇的眸底,阿蒙的唠叨也跟着传来:“正因为是第一次要礼物,你才该感到荣幸——你可是我第一个来询问的对象,你是我的最优先顺位!”

  “怎么不是先找主?”听完阿蒙解释的梅迪奇,挑了个微妙的角度追问。

  “原来你有在听我说话啊。”神之幼子咕哝一声。“父亲全知全能,早在我讨要前就把礼物拿给我了。”

  梅迪奇抬头望了望天花板,又转头看火鸦矫健地把隐藏的时之虫烧掉,最后才让视线落点回到神色骄傲的阿蒙身上,并用短短几秒认清“阿蒙不拿到礼物不会善罢干休”的事实。

  所以,与时天使“交战”经验丰富的战争天使,在眨眼间便于心中拟定战略,将散落的红发向后一拨,咧开嘴角摆出潇洒笑容,张开双唇揶揄:“求人是这种态度吗小乌鸦。还需要我教你么?做好心理准备了没?”

  语毕,梅迪奇俯下身,将自己与阿蒙的距离拉得更近。梅迪奇被战场肃杀气息充斥的铁黑双瞳,直勾勾地盯着阿蒙的漆黑眼眸,从祂身侧垂落的红发则像是牢笼,将不知天高地厚的乌鸦关押其中。

  梅迪奇探出手掐住阿蒙脖颈,而后向上拉起,强迫阿蒙拉直身体。梅迪奇望向表情依旧从容不迫的阿蒙,低声补充:“我会严格到让你后悔。”

  “——好啊。”

  被掐住颈部的阿蒙毫不在意地答应了。由于脖子被狠狠掐住,人体构造上的气管被压迫,祂只得用气音回答,疑似发笑产生的气息,轻轻打在梅迪奇的手腕处。

  迎着梅迪奇审视的眼神,阿蒙弯起眼眸,再度开口:“我还有很多、很多……”祂抬起手贴上梅迪奇的手臂,不似人类的冰凉体温,如虫虫在梅迪奇的臂上爬行。而祂如梦呓般继续呢喃:“很多……想跟战争天使……讨教的事……”

  高傲、期盼、兴奋、狡诈种种复杂情绪在阿蒙的眼里争相闪烁,几乎要把那对沉黑色的眼瞳给覆满。梅迪奇望着那些似星火般的亮点,留下一句点评:“不知好死。”

  语毕,梅迪奇的手指旋即向内收得更紧,若是人类的话,此刻早该惨死在战争天使手下;然祂正掐着的可不是人,伪装成人类样貌、模仿人类受制时的躯体反应,纯粹只是喜好使然。

  阿蒙的声音恢复正常了,带着浓浓的愉悦:“我只是想拿到我应得的东西……何错之有?”

  还没等来梅迪奇回应,阿蒙就挪开手,捞起梅迪奇的长发,对着发梢吹上一口气。引来梅迪奇的视线后,祂翘起嘴角挑衅道:“你给不出来?或是你给不起?”

  “幼稚。”梅迪奇说。祂松掉箝制阿蒙脖颈的手,拨开祂颈边的凌乱黑卷发,咬上被祂掐出指痕的肌肤,让牙印与红痕停在同一个地方,双手则在尚未被烈火灼烧过的身体上游走。

  以梅迪奇的力量而言,祂随时可以将时天使使用的这副人类少年躯体折断,以暴戾的方式给予指教——阿蒙也许是仗着时之虫与天生神话生物的优势,对征服者燃起的恶火来者不拒,甚至会在苦痛与欢愉的交错中彻底敞开身体。

  只是,在这个“特殊”的日子里,梅迪奇决定将主导权交给这只小乌鸦,看看祂会主动提出甚么鬼主意。

  于是梅迪奇转而扣住阿蒙的腰际,一转一扯,轻轻松松将阿蒙拉到床铺中央,并骑坐在自己腰间,让祂居高临下地打量自己。阿蒙对此满意地轻哼几声,将手掌按在梅迪奇盔甲中心的红色花纹,随后向旁歪头,好奇询问:“你居然这么快就接受自己是‘礼物’的事实?我挺意外的,你平常可没这么好说话。”

  梅迪奇奚落道:“难得配合你,你也不想要吗?真难伺候……还是你怕了?”

  “你在说笑吗?”阿蒙回应,换来梅迪奇的低笑声。此刻梅迪奇的红发在床铺上散开如鲜血,眉眼锐利如刀剑,笑容狂妄似剑刃上的鲜血;阿蒙则开始移动手指,让祂掌心所及之处的红黑铠甲隐去,战争之神的完美体魄因此展示在欺诈之神的眼底,阿蒙下意识舔了舔唇,捕捉到这个小动作的梅迪奇不禁发笑,从肌肤相触之处传来的震颤,使阿蒙的思绪也跟着紊乱一瞬。

  “既然今天你生日,那么,小乌鸦,你就自己来吧,好好把握。”梅迪奇的掌心慢条斯理地滑过阿蒙后腰,停在祂不安分的大腿上,焰流顺着手掌轨迹将滚烫纹上阿蒙的身体。

  梅迪奇边欣赏阿蒙把毫无遮蔽用途的黑色长袍褪去的过程,边慢悠悠地轻拍阿蒙大腿,且不忘开口补充:“不过,小乌鸦,我挺期待你哭着求我帮忙的样子……”

  成功把衣袍推到床下的阿蒙笑了出声。祂抓住梅迪奇的手,送到自己唇边,细细吮吻那骨节分明的手指,狡黠的红色舌尖于手指之间若隐若现,湿润触感扫过梅迪奇的指腹与指尖。祂收紧手指,想抓住那只自己送上门的乌鸦,却被祂轻巧地逃了开来,剩下轻如羽毛的笑意落进梅迪奇的掌心。

  而阿蒙注视着那双燃起火焰的铁黑色瞳眸,笑笑地给出与稍早如出一辙的回答:“好啊。”

  反正终归是如愿以偿,究竟是怎样达成的,就暂且不跟他计较了——今日的寿星时之天使阿蒙,在低头咬住祂的礼物战争天使梅迪奇的唇时如此想道。




评论(2)
热度(41)
  1.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蘇淺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