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淺生

挑食雙標人,有精神潔癖,記得看置頂
頭貼繪師:Mounds.|封面繪師:蓬

诡秘|红蒙|惧

Summary: 天使之王会害怕死亡吗?

Notes: 废稿拯救计画/第三纪捏造/CP要素不高/一开始我只是想写阿蒙被梅迪奇揍一顿,然后就这样了


  梅迪奇踏入活像风暴过境后的兵器室,跨过七横八竖的、翻倒在地的各色武器,在一迭交错的斧头前停住脚步,弯下腰,将手探入斧头间隙翻搅一阵:不一会,梅迪奇抽回的手里,已多出一只血淋淋的白色乌鸦。

  梅迪奇好似完全没看见乌鸦被兵器划得鲜血淋漓的身躯,只不耐烦地“啧”了一声,便拎着乌鸦后颈前后用力甩动,红黑色的血溅在地面与被细心保养兵器堆上,甚至还溅到梅迪奇的衣角及靴边。

  当白色火苗在闭起眼的白乌鸦旁...

5. 脸颊

22 kisses系列/現代AU/人工造糖


——————


  平平无奇的夏日周五晚上近九点,太阳还没完全落下,天空被晚霞染成美丽的渐层色;城市闹区人满为患,街头转角处的每个餐厅和酒吧都充满着欢庆周末的人们,酒杯碰撞和谈笑声不绝于耳——今晚梅迪奇与阿蒙也是饮酒作乐的其中一员。

  由於酒吧内已經客滿,他们便站在酒吧外以徐徐晚风迎接又一个周末。阿蒙抬头望了眼天空,随意抿了口手里的啤酒,让沁凉酒液滑入喉咙,洗去天气逐渐转热产生的隐约烦躁感。阿蒙轻轻叹息一声,而后将视线从划过天空的飞机影子拉回,停在眼前心不在焉地摇晃啤酒杯的梅迪奇身上,看他的焰红发丝被渲染成城市霓虹灯光...

4. 手腕

22 kisses系列/現代AU/人工糖精注意


———


  碰。

  公寓大门被猛力关上,而从每年例行性的期末舞会回家路途中不停在后座说话——数他们开车路过几盏路灯,又或是随机挑选过往片段吐槽——的阿蒙,终于在被梅迪奇半拖半拉进家门后,闭起他彷佛不会疲累的嘴巴。

  梅迪奇扳开阿蒙还黏在他身上的手臂,吁了口气。但阿蒙身上的酒味,早已在一路的连拖带拉中渗进梅迪奇的衣衫里,梅迪奇不由得皱起眉‌“啧”了一声。

  ‌“这样就不高兴?”阿蒙一边努力把皮鞋脱下,一边吐出含糊话语。‌“你平常不也会喝醉……要我去接你……”

  梅迪奇望向摇摇晃晃的阿蒙。也许是因为微...

  1. 後頸


诡秘|红蒙|时间在流动

Summary: 祂决定干涉一株玫瑰的生与死。

Notes: 复健产品/一发写完的碎碎念,不想改了/全是第三纪捏造/一些隐晦描写/逛Rose Garden时得来的灵感


  时间在流动。

  万物颓寂而又苏醒,主的花园里花朵在光明下齐齐盛开:白色、粉色、黄色……红色,无数鲜花在露水中拥抱阳光,凋谢后再迎来新生。而造物主向来慈爱而宽容,祂的花园大门对所有存在敞开。主的花园欢迎任何人、任何生物、任何光明与阴影——欢迎所有的生与死,萎靡的花与破落花瓣共存,新生花苞和斩首枯枝仅隔着一指节的距离——主的花园更不会将祂的天使与孩子拒之门外。

  ......

诡秘|红蒙|何来浪费

Summary: 无聊事也能是正经事!

Notes: 情人节快乐/现代AU红蒙/同居交往无冤仇/我自己写爽的人工造糖



 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周日下午,金黄色的冬日暖阳穿过落地窗,静悄悄地爬过柔软地毯、干净茶几,以及趴在沙发上睡得正熟的红色身影。

  面朝下趴卧在沙发上的梅迪奇正在享受一场午睡。他的背脊随呼吸节奏起伏,披散的长发似湖水般沿他的身体缓缓荡漾,洒落的阳光把那片本就鲜明的红色映得更加耀眼。而梅迪奇那副有时会因为过于英俊而似兵刃般锋利的五官,也因为梅迪奇陷入熟睡而温和许多。

  暖阳把灿烂铺满梅迪奇全身,平日嚣张的红色此时平静无比。从睫毛到...

诡秘|红蒙|物尽其用

Summary: 大好机会不该浪费!

Notes: 现代AU/P那啥的P/红蒙已交往/一发写完所以逻辑死/我只是想写这些场景


凹三: 36707113

W站: Wid.7794874

第二條紅蒙摸魚

现代AU/已交往已同居/社畜红与研究生蒙


  居家工作期间,梅迪奇有时会把公司的笔记型电脑从书房移到餐厅。此举不只是换个环境让心情产生一点微乎其微的变化,也是拉近自己与食物的距离;毕竟高强度工作会急遽消耗能量,这时能少走点路去觅食就少走点路。

  而当梅迪奇到餐厅用着那张精心挑选的大餐桌工作时,通常只要一抬眸,就可以看见熟悉的黑发身影拿着杯子晃过他的面前,或是窝在沙发上对着手机荧幕及笔记型电脑思考,右眼处的单片眼镜挡住他的半张脸庞——总之,没有要搭理梅迪奇的意思。

  一开始梅迪奇还会对阿蒙看起来宛若贴心的不打扰感到讶异,毕竟他们平时对上眼总会跟对方顺便过上几回言语交战。但后...

一條紅蒙摸魚

现代AU/已交往已同居/社畜红与研究生蒙


  当电子时钟上显示的时间来到凌晨四点,迅速做完睡前盥洗的阿蒙走进卧房,准备爬上床去做个没有Paper的梦。阿蒙踩着拖鞋,晃到King size大床留着一盏小夜灯的左侧坐定,摘下单片眼镜,放到床头柜上,再抬手轻轻抚按今天盯着荧幕一天而干涩的眼睛,张开双唇,打了个无声呵欠。他的眼睫因疲惫而不断眨动,在昏黄的夜灯光芒照落下,于脸颊上投落片片晃动阴影,像是两抹移动型的黑眼圈。

  阿蒙捏了捏眼眶,手指不住揉按着发酸的肌肉,试图舒缓那些令他感到难受的酸疼,可一时之间未有结果,袭上的倦意更让他只想赶快投入梦乡,说不准一觉起来神清气爽。...

诡秘|红蒙|()游戏

括號內是不得不略去的詞


Summary: 一场天降的()游戏,玩,还是不玩?


Notes: 其实我只是想写台车,复个健,所以不是很想在文中交代前因后果,請記得看文章前面的背景設定


凹三: 36585268

W站: wid9379382

诡秘|红蒙|语言教学

Summary: 有些话明知是假,却仍是想听:因为机会如此难得……因为心存些许侥幸。

Notes: 第三纪大幅度捏造/人工造糖/两位天使之王的幼稚行为/含有神国的父慈子爱(?)及一句话白暗/逻辑可能死亡但我就是想写这个场景


  纵然造物主幼子生来便是神话生物,可也许是造物主对人类抱持的怜悯之心影响,黑头发黑眼睛的神子是以人类的外貌降生,也理所当然——至少造物主是这么向祂的战争天使描述——要以人类的方式成长,其中就包括语言的学习。

  虽然阿蒙的成长过程与普通人类相差甚远,但就学习运用声音说话、表达自己思绪这件事上,阿蒙依旧展现出了与人类婴孩的相似性:因...

诡秘|红蒙|口是心非

Summary: 有时行动胜于一切言语。

Notes: 急速摸鱼,第三纪捏造,人工造糖OOC/有些血腥场景/我只是想写这场景/是还很年轻(?)的蒙/假设蒙有吃过“无面人”等等奇怪的非凡特性/假设神话生物依旧需要睡眠(偶尔),存在梦境


  战争之红今日仍在为主拓展疆土的漫漫征伐路途上前行。

  刚以不小代价斩获新一次胜利的战争之红们,将绘有火焰与长枪纹路的烈红色战旗立于焦土之上,着黑甲的军士们神色里不只有先前厮杀留下的些许兴奋,也有着痛失同袍的哀戚。他们正收拾着战场与自己的心情,并试图从虎视眈眈的乌鸦嘴下,捞回敌手及同袍们析出的非凡特性。方才他们...

1 / 12

© 蘇淺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