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淺生

挑食雙標人,有精神潔癖,記得看置頂
頭貼繪師:Mounds.|封面繪師:蓬

诡秘|红蒙|小兵立大功


  阿蒙生日快乐!阿蒙的得偿所愿特辑(3/4)

  下一篇GMT+8 22:30(大概吧)



  Summary: 人类啊人类,真是有趣又刺激——某魅魔于心中想道。

  Notes: 现代AU,人类红x魅魔蒙/同背景设定可见另一个合集(之后会把这篇移到该合集)/我流红蒙/小乌鸦生日快乐!




  一年一度的万圣夜是个难得的好天气,夜空晴朗无比,气温宜人,因此大街上挤满准备要去参加万圣夜狂欢而穿上奇装异服的人们——梅迪奇也算是其中的一员。

  梅迪奇站在转角的酒吧外边,左手是一杯喝到一半的外带用啤酒,右手则拿起胸前的银十字吊坠摆弄了下。几秒过后,梅迪奇偏过头,对正站在离他两步远处喝着冰沙观察人类,还大摇大摆晃着尾巴的阿蒙说:“你们魔物不是都该惧怕十字架吗?”

  阿蒙把目光从五颜六色的游行人潮收回,投落在打扮成像影剧里猎魔人装扮的梅迪奇身上。他身穿由阿蒙挑选的俐落漆黑猎装,袖口及领口处绣满繁复银色花纹,皮带勒出精实腰身,大腿上绑带挂有几柄唯妙唯肖的匕首。阿蒙的眼神在梅迪奇把玩银十字的修长手指上打了个圈,旋即嘟起双唇吹出调戏般的口哨,揶揄应道:“很可惜,我不在这条规则的约束范围内。”

  “这又是你钻的第几个规则漏洞了?”对阿蒙的回答见怪不怪的梅迪奇放下十字架,摇摇头,晃动的火红色头发点亮他的脸庞,将他本就英俊的五官衬得更加夺目。

  此刻的梅迪奇一如他腰间悬着的出窍仿真长剑,尽管只是站在路边,有时还犀利点评同样参加万圣夜狂欢的路人们造型,仍是得到不少男男女女的注目礼……毕竟梅迪奇的身形本就挺拔,那张脸更是得到魅魔认证的大杀器,搭上嚣张神情和帅气装扮,散发出的男性贺尔蒙简直能把没什么抵抗力的人当场溺死,而欣赏帅哥美女和可爱生物是人类本能——所以,这么一位风流倜傥的红发帅哥站在街角,怎么就不能看一眼呢!看一眼又不犯法!

  从某些放浪眼神中解读出上述讯息的阿蒙“啧”了一声,这小小的嫌弃声被淹没在汹涌人潮之中。

  黑色的衣角和大片肉色扫过梅迪奇的视野,他侧过头,正巧看见几位路过的美丽魔女。魔女们个个身材姣好,妆容艳丽,黑短裙下的风光若隐若现,而她们在与梅迪奇对上视线时纷纷停下脚步,几副曼妙的躯体直接把阿蒙的黑色身影给挡得结结实实。

  美女们打量梅迪奇的眼神愈发热烈。她们交头接耳地低语几句,窜进梅迪奇鼻腔内的香味浓厚到让他皱起眉头,摆出不耐神色。魔女们似乎也注意到梅迪奇的不悦,但她们的反应竟是咧开红艳嘴角,发出尖利的放肆笑声,再朝挑起眉头的梅迪奇丢去几道飞吻,然后把怀里捧着的一堆魔女帽,犹如发放糖果般塞给附近的幸运路人们——包括身后连个眼神都没给过她们,正要把最后一口冰沙喝掉的阿蒙。

  收下宽大魔女帽的阿蒙把嘴里的冰沙吞下,目送四处分享热情的火辣魔女们,踩着尖头高跟鞋飘然离去,他身后尾巴左右晃动的幅度加大不少。

  阿蒙沉思两秒,捏着帽尖,甩了甩手中黑色软帽后,悠悠哉哉地将空杯以完美的拋物线丢进垃圾桶,脸上挂起看起来十分无害的微笑,转身信步走向梅迪奇,魅魔尾巴在他的身后晃动着。根据过去跟这位魅魔相处的经验,梅迪奇能从尾巴摆动的方式与频率判断某魅魔此刻有些恼怒——梅迪奇对此感到很是痛快,以至于嘴角又上扬了些。

  他等待他自投罗网。



  阿蒙与梅迪奇的距离并不远,但阿蒙却刻意将走向梅迪奇的动作放慢,彷佛一场只对他俩的时间进行的恶作剧,而阿蒙那双非人的纯黑色眼瞳里闪烁的微妙光芒,也慢慢进入梅迪奇的视线里。

  归功于万圣夜的特殊性质,身为非人生物的阿蒙,终于可以在一大群普通人面前,正大光明地穿着人类男性鲜少穿上的暴露服装,露出小半个在他的小腹上蔓延的火焰纹路,魅魔的灵活尾巴也得以秀出而不被投以大量的异样眼光。

  即使阿蒙从来都不在意人类对他的看法,只是在大多时候比起众人议论的目标,当个纯粹的旁观乐子人对阿蒙来说更有吸引力;再者,几年前的他也就此事与梅迪奇达成协议,如果乱露出魅魔表征导致梅迪奇蒙受损失——比如某种程度上的社会性死亡,或是被误解而不得不进警局解释一番,虽然阿蒙乐见其成——的话,那身为罪魁祸首的阿蒙也会跟着倒楣。

  即使人类能给予神奇生物的惩罚大多不痛不痒,有时甚至正中阿蒙下怀,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事,阿蒙还是稍微将魅魔招摇的性子收敛些许——至少不再于毫无后手的状况下给梅迪奇“添麻烦”。是以平时憋久的阿蒙,当然不会放过在万圣夜这种百鬼夜行、群魔乱舞的喧闹夜晚,拖着梅迪奇出来逛大街的机会。

 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,走到梅迪奇身前的阿蒙面露微笑,抬起一只手推了推单片眼镜,另一只手则隔着魔女帽按上梅迪奇的胸肌,还不忘恶劣地搓揉几下,开口就是尖酸的讥讽:“看得这么认真,难道我之前都高估你定力了吗,梅迪奇?”

  “啊?”这是来自梅迪奇的回应。从阿蒙手中拿走魔女帽把玩的梅迪奇挑起眉头,对自己听见的话语内容感到十分疑惑,甚至怀疑眼前的阿蒙非彼阿蒙。

  被梅迪奇在心中质疑真假的阿蒙,则伸出双手勾住梅迪奇的脖颈,将头凑到梅迪奇耳边,非常贴心地、放慢速度地,用魅魔足以挑起人情欲的语调,在那团红色的包围下复述方才的话语。

  听完阿蒙那明显上扬的语尾,梅迪奇呵呵笑过几声,把魔女帽猛地戴到阿蒙头上,再将魔女帽的宽大帽缘向下一拉,阿蒙的半张脸立刻就被遮得满满当当。

  面对铺天盖地的黑暗,阿蒙只是轻轻地“喔”了一声后便收回双手,将帽缘向上推开让自己重见光明,再捞出梅迪奇装饰用的银色十字架翻弄,轻声调侃:“梅迪奇啊梅迪奇,这么不想被我点破?人类是很脆弱的我知道,承认自己被勾引也不会让我对你改观……”

  “小乌鸦你在说甚么胡话?”

  阿蒙的突然发难让梅迪奇感到既好气又好笑,但在电光石火之间,梅迪奇的内心就被另一种微妙的征服感给占据:不为甚么,只是因为他意识到,眼前的小魅魔大概、或许、有可能——正在吃醋。

  吃醋?小乌鸦在吃醋?一个魅魔在乱吃飞醋——被自己推断出的结果给取悦到的梅迪奇笑了下,旋即双唇开阖,低声奚落:“哈,也难得你会这样吃醋,还挺可爱的……刚才那群女人让你产生了危机感?”

  阿蒙像没听见梅迪奇的奚落和趁机占便宜的回答般,自顾自地继续说道:“说到底,你都搞过魅魔这么多次,怎么还会上魔女的当?啧,梅迪奇你不行,回去得让你知道……”

  “嗯?”

  “还不明白吗?”阿蒙抬手,把帽缘又再向上推了些,让梅迪奇能看见自己透出狡黠情绪的眼眸及扬起的嘴角,并一脸云淡风轻地道:“那群‘女人’是真的‘魔女’——身上透出的陈年发霉味我大老远就闻到了。”

  梅迪奇挑起眉头,晃了晃手中的啤酒,抬头又喝下一口,表情写着明晃晃的几个字:给我解释。

  阿蒙大大地叹了口气,尾巴甩动的弧度变成“愉悦”。但因为尾巴摇摆的方式太过自然,不像是道具的僵硬(说到底那是一个“真的”尾巴——来自梅迪奇脑内一闪而过的思绪),引来不少路人的视线和议论,梅迪奇只得把脸上挂着恶劣笑容的阿蒙,从自己身前拉往酒吧墙边,让墙壁稍微挡住那条总想探出头来的尾巴。

  而阿蒙一边享受梅迪奇脸上的不悦,一边滔滔不绝:“魔女们‘眼力’都很好,肯定老早就看出来我是魅魔,而你是我的契约者——你那甚么鄙视的眼神?这是因为我懒得藏。我认真伪装起来的话,除了父亲以外,谁都看不出来。”

  “所以?”梅迪奇斜睨阿蒙一眼,唇瓣贴上啤酒杯。

  “所以我的保密功夫还是很到位的。顺带一提,虽然这属于少数,但那几位魔女……”阿蒙语带保留,在这里卖了一个关子,并掐着梅迪奇又灌下一口啤酒的时间点,才把话给说完:“……以你们人类的标准来说,在成为‘魔女’之前都是雄性。”

  梅迪奇咳了两声才把口腔里作乱的啤酒压回去,他忍不住怀疑阿蒙是不是想趁机让自己呛死以实行报复,但这个念头立刻就被他否决:谁让梅迪奇正掌握着阿蒙的每日食粮,就阿蒙这种看准剩余价值准确压榨的个性,是不会让自己轻易死掉的。

  自信心再度以曲折方式得到加固的梅迪奇,先用手背抹掉嘴边的酒液(也许因为有梅迪奇的脸加成,这小小的举动让他收获某些不明不白的热烈眼神),再整理被阿蒙搞乱的衣襟,最后将玻璃酒杯往附近的木桌“咚”地一放,对一副看好戏表情的阿蒙露出笑容(这回梅迪奇收获的是小小尖叫),以好听到性感的嗓音说:“就如同你是雄性魅魔一样……你们魔物都这么神奇?”

  近距离接受红发帅哥颜值爆击的黑发魅魔眨动眼睫,抬手捏了捏右眼处的单片眼镜,气定神闲地回:“第一天跟我打交道?”

  梅迪奇“呵”了一声,迈开步伐:“走了小乌鸦。”

  等了两秒才跟着踏出脚步的阿蒙问:“亲爱的猎人先生,我们要去哪?”

  “不是你吵要看游行末端的表演,我们现在才会在这吗?”

  “喔,”阿蒙神情讶异,“原来你还记得。”

  “对于浪费我一个周五晚上的人事物,”梅迪奇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,“我会记得一清二楚。”

  “怎么这么生气呢?猎人先生,焦躁是不能抓到好猎物的。”阿蒙嘲道,接着轻轻往前一跃拉近距离,贴在梅迪奇身后,在他耳边以气音说:“不过,说不定你才是买到赚到的人,想试试看吗?”

  阿蒙语气里的意有所指,梅迪奇不用思考都听得出来。

  对于简直自寻死路(那只是你自己的说法,对我来说可是饱餐一顿……事后躺在床上的阿蒙抹抹唇瓣表示)的魅魔,梅迪奇抓住阿蒙的上臂,把他从自己后背扳开,并用空着的手扣住他的下颚,强迫那双狡诈、阴险、装满心机,以及恶作剧得逞后的快乐的沉黑眼眸对着自己。

  “你想试的话……我成全你,如何。”梅迪奇逼近阿蒙,淡淡的烟味窜进阿蒙的鼻腔,梅迪奇的灼热体温也藉由他的手掌心传递给阿蒙。阿蒙弯起眼眸,看那张被许多人类形容为英俊、性感、行走的贺尔蒙的脸庞靠近自己,等火红垄罩自己——




  “——是尾巴!”

  来自人类小孩的兴奋喊声将眼前的暧昧氛围彻底粉碎,阿蒙猛地睁开眼睛,下秒钟一个不请自来的热度就贴上自己腿边,两只肉呼呼的小手晃啊晃,眼看就要抓住魅魔的命脉,那条活动力十足的细长尾巴。

  阿蒙皱起眉头,“啧”地一声,正要用力拍开不识好歹的小鬼头的手时,梅迪奇已经率先出手,将不长眼的小孩从阿蒙腿边拉开。

  也许是梅迪奇的力道控制不当,只见小孩撇了撇嘴,准备放声大哭。而迟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家孩子做了甚么好事的母亲,已经弯下身来把孩子抱起,向被打扰到的梅迪奇与阿蒙连声致歉。

  果然在人多的地方就会有意外。行动遭受阻挠的阿蒙于心中吐槽。不过,人群带来未知,未知带来刺激,刺激带来美味……向来擅长于刁钻角度发现生活趣味的阿蒙,今天也将这场小意外转化成回忆里的“好玩”一词。

  但梅迪奇和阿蒙才刚走出两步,又被另一个小插曲给拦了路:是方才小鬼头的父亲。

  男人一脸抱歉地道:“非常不好意思,我家孩子平时对动物的尾巴很有兴趣,今天有些兴奋了……”

  阿蒙平静地调整着单片眼镜:“可我这不是动物尾巴。”

  路人竟然把话接了下去:“是的,这看起来是恶魔尾巴,很符合万圣夜的气氛。”

  梅迪奇敷衍地点头,随后凝视眼前似乎还想说甚么的孩子爸爸,那人则有些尴尬地挠挠头道:“啊,抱歉,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……是这样的,我很好奇,这么活灵活现的道具是在哪边买的?”

  在阿蒙张开双唇准备回答时,梅迪奇与稍早出手弄开小孩的举动如出一辙,已经抢先抓住阿蒙的尾巴,像是要给这位好奇先生观察尾巴构造与细节似地拉到自己身前。

  阿蒙原先淡然的表情因为梅迪奇的出格行为而有些破裂,但下秒又很好地回复到人类感情骗子的礼貌微笑。然而阿蒙的手也已经不动声色地来到腿边,准备在梅迪奇有进一步冒犯之举时狠狠揍下去。

  “我们自己做的。”向路人展示完尾巴——他拒绝了路人的碰触请求——后,梅迪奇不断按揉着手中三角形的尾巴末端,其上的细软绒毛在他的按压下,与温暖的指腹一同蹭过阿蒙最敏感的地方。阿蒙吸了口气,拉大嘴角的上扬弧度,带着威吓低低说道:“确实,世界仅此一份,别的地方找不到。”

  阿蒙原本预想眼前人能因此被打发掉,但那人却向是好奇心被彻底勾起一般,眼神闪亮地问:“自己做的能这么生动……请问能稍微透露一下么,关于这是怎么做到的?我很感激!”

  阿蒙以推单片眼镜的动作掩饰手指的微微颤抖:“这是——”

  梅迪奇抢过话头:“——秘密。”

  语毕,梅迪奇以两指浅浅捏住尾巴尖端后朝下扯动,指甲尖刮过敏感表面,电流般的快感自尾巴末端窜上脑海,激得阿蒙不得不向后挪动半步,他原本摆在身后的手立刻向旁探去,在眼前的无辜路人看不见的地方,往梅迪奇有着旧伤的后腰凶狠地揍上一拳,让梅迪奇的身体不得不跟着晃动了下。不过,一人一魅魔的神情都十分平常,似乎方才身体的移动只是因为想换个姿势站着一般自然,看不出他们刚经历一场只有彼此才知道的剧烈交锋,

  三言两语送走十分遗憾的路人爸爸后,梅迪奇旋即扣住阿蒙的手腕,转身拉着阿蒙往人潮前进的反方向行去,阿蒙笑容里那些装出来的游刃有余中,也终于多出点介在愤怒与快乐间的微妙神色,那根在万圣夜里吸引无数目光的魅魔尾巴,此刻正于他的身后随一人一魅魔加快的步伐摆呀摆——如果梅迪奇看见的话,肯定能从中读出阿蒙的愉悦。

  因为虽然中途有些波折,但魅魔想从粮仓要来一份大餐的计画,看来是要成功了,还附赠在大庭广众下类似偷情的刺激感。

  呵呵,这个晚上也不算浪费……阿蒙舔了舔唇,没注意到梅迪奇原先沉下的脸色,也被嚣张笑意给取代。




评论(4)
热度(30)

© 蘇淺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