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淺生

挑食雙標人,有精神潔癖,記得看置頂
頭貼繪師:Mounds.|封面繪師:蓬

5. 脸颊

22 kisses系列/現代AU/人工造糖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
  平平无奇的夏日周五晚上近九点,太阳还没完全落下,天空被晚霞染成美丽的渐层色;城市闹区人满为患,街头转角处的每个餐厅和酒吧都充满着欢庆周末的人们,酒杯碰撞和谈笑声不绝于耳——今晚梅迪奇与阿蒙也是饮酒作乐的其中一员。

  由於酒吧内已經客滿,他们便站在酒吧外以徐徐晚风迎接又一个周末。阿蒙抬头望了眼天空,随意抿了口手里的啤酒,让沁凉酒液滑入喉咙,洗去天气逐渐转热产生的隐约烦躁感。阿蒙轻轻叹息一声,而后将视线从划过天空的飞机影子拉回,停在眼前心不在焉地摇晃啤酒杯的梅迪奇身上,看他的焰红发丝被渲染成城市霓虹灯光下的朦胧红色。

  以梅迪奇的出色外型和气场,走在街上收获无数路人目光早已是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;但梅迪奇总是能从或是炙热、或是羡慕、或是嫉妒的视线里,准确辨别出来自阿蒙的目光,像是猎物反向侦查猎人动向——最好的猎人往往以猎物身分出现。

  在阿蒙浅浅叼住酒杯边缘,于心中默数到第四秒时,梅迪奇便将脸转了过来,直直凝视阿蒙。梅迪奇笑了下,流光在铁黑色的眸子闪烁。下一秒,梅迪奇用他招牌的磁性嗓音,带有他独特的张狂气质,低声喊道:“小乌鸦?”

  阿蒙咽下嘴里最后一点啤酒,啤酒杯被他用力放回身旁的小桌上。玻璃杯与桌面产生的清脆撞击声,使得站在他们附近的顾客们投来几道好奇视线,见没发生甚么有趣事后就又收了回去。

  放下酒杯的阿蒙伸出舌头,慢慢舔过唇瓣,旋即双手抱胸,右手指尖轻轻敲打左手手臂,彷佛在数着节拍。喇叭持续放送流行音乐,人群来来往往,阿蒙却停下所有动作,安安静静地凝望梅迪奇。

  梅迪奇放下酒杯,偏过头,红发掠过他的颊边、遮住他的部分眼眸。而梅迪奇未被红色覆盖住的五官线条,在暗下的天色里、摇曳的灯光中,勾勒出似笑非笑的神情。

  有那么一瞬,阿蒙察觉自己的身体晃动了下。接着,世界彷佛被按下静音键,街道上行走的人群都变得模糊无比,唯独那抹属于梅迪奇的红色,像是永不熄灭的、猛烈燃烧的火焰,始终占据阿蒙视野的正中心,而那火焰正不断向他靠近——

  梅迪奇左手掌心贴上阿蒙的右脸颊,拇指蹭过颧骨与单片眼镜的镜片下缘,挪动的镜片带出几道零碎反光,好似反映出阿蒙一剎那的迟滞,梅迪奇对此发出无声的嘲笑。

  此时他们的距离已经拉近许多,两人的身高差距说大不大、说小不小,但在身体极度靠近时,梅迪奇往往得稍微低头垂眸,或是手动强迫阿蒙抬起脸,才能将阿蒙的整张脸固定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,至于阿蒙会不会对此进行反抗,根据经验法则总结的机率是一半一半——不过,今晚阿蒙选择的则是主动迎击。

  阿蒙抬眸,在心里默数梅迪奇眨动眼眸与吐息的次数。梅迪奇的吐息勾动两人的发,把夏夜的微凉空气捂得发热。稍早才被啤酒冲淡的热意又回归体内,阿蒙不自觉双唇微张,呼吸变得短而浅,但充斥在他五感里的全部都是梅迪奇。

  梅迪奇捧着阿蒙脸颊的力道温柔地不像平时的他。梅迪奇从不对阿蒙使出他纵横情场、掳获芳心的那套伎俩,取而代之的多是直白到简直幼稚的来往:我激你、你激我,看谁先忍不住迸出一句真心话;或是在几个眼神过后,心照不宣地以行动达成共识。兴许是他们共度的时光实在是太久,能骗别人的甜言蜜语只会让恶心到彼此,某些片刻无法克制的疯狂才是真的。

  只是——

  阿蒙的眼睫被梅迪奇的唇擦过,痒意同时窜过阿蒙的脑海与身体。

  偶尔温柔的滋味——

  梅迪奇喉结滚动,似乎在寻找一个适合的时机下手。

  应当不错——

  又一次呼吸的时间过去,梅迪奇终于出手,可那双酝酿许久的唇的落点却是阿蒙的脸颊。

  梅迪奇在阿蒙的脸颊上敷衍地亲了一口,旋即毫不留恋地连同手掌心一起远离,并朝不自觉睁大眼睛的阿蒙丢去嘲讽的笑。待阿蒙回过神来,不屑地“啧”了一声后,梅迪奇便咧开嘴,欢快地大笑出声。

  “小乌鸦,你得明白,我可不会事事都顺你的意。”梅迪奇边摇头边开口,摆出一副教育小辈的姿态,实际上只是找借口奚落阿蒙一番:“要等待,保持耐心,懂?”

  顶着阿蒙骤然锐利的目光,梅迪奇拿起泌出水珠的冰凉酒杯轻晃两下,随即大口灌下一瓶啤酒,再将玻璃杯放回桌上。水珠残留在梅迪奇的指尖,在他撩开脖颈处垂落的长发时停留在皮肤上,掩藏在领口与红发间的水光是刻意释放的信号:因为梅迪奇就喜欢看这位小骗子的心绪分明被他扰动,却又要摆出无所谓的姿态的心理拉扯。

  世界恢复正常,人群的交谈声、吵杂的音乐声在阿蒙耳边涌动。而阿蒙吸了口气,抬起手,食指不断沿镜片边缘滑动。他自然清楚梅迪奇一连串行动的目的,也不去否认心里被梅迪奇激起的些许躁动;不仅如此,阿蒙还要享受这点挑拨,并如过往的千百次交手经验一般,将计就计,以退为进,不打算让梅迪奇好过到哪里去。

  毕竟,被骚动影响的人,可不是只有他而已。

  被冷落一阵子的啤酒杯被从桌上拿起,冰凉杯缘贴上原本在等待一道温热的唇。阿蒙被酒杯挡住一半的、不怀好意的笑容,与美丽的夏日晚霞一同撞进梅迪奇的眼底。

  阿蒙笑着怂恿:“要来比谁更有‘耐心’吗?”

  梅迪奇自信应道:“行。”



评论
热度(15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蘇淺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